《我想睡觉》产生了数万亿个产业。马云也在这个现代人的“危机”中寻找商机,即投资与整

当前位置: 赣州锐宝科技有限公司 > 新闻中心 >

赵本山在200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对崔永元说了这句话。

“睡不着不怪你,你有太多的心!”

十多年后,睡眠问题变得越来越“复杂”,“睡眠剥夺”正在覆盖中国社会的各个年龄层。

今天,投资与交流研究所将和你一起探讨睡眠问题和潜在的睡眠经济。

我祝你今晚睡个好觉。

“睡不着、醒不了、睡不好”,三类睡眠* *日益影响人们的健康。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,世界上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有睡眠问题。根据中国睡眠研究会2016年发布的睡眠访视结果,中国成年人的失眠发生率高达38.2%,高于3亿中国睡眠障碍者,且这一数字仍在逐年上升。然而,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患有睡眠障碍,睡眠产业正在成为中国健康消费的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01“忍受最难熬的夜晚”,成为90后最缺乏睡眠的一代。

互联网从业者小雨说:“在12点和1点左右睡觉是第一件要做的事情。我总是觉得我白天工作时间太长。我想在晚上有一些空闲时间。该玩了。时间过得很快。”

根据金融业大数据研究实验室的数据,中国人失眠的发生率为38%,80%的受访者患有睡眠问题。年轻人比老年人面临更严重的睡眠问题。84%的90后有睡眠问题。90后也被称为“睡眠不足”的一代。

访问显示,68.2%的90后睡在“痛苦区”、“焦虑区”和“失眠区”,表现出普遍的“需要辗转反侧才能安全入睡”。《小崔说事》投诉显示,3/4的“90后”在晚上11点后入睡,1/3在凌晨1点入睡,超过60%的“猫头鹰型”和“蜂鸟型”睡得晚,起床晚。《2018中国睡眠指数》表示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等一线城市面临巨大压力,北京年轻人平均睡眠时间至少不到7小时。工作压力是影响睡眠质量的“罪魁祸首”,影响了70%的互联网用户。其次是生活压力、现状、我习惯的小安卓电话录音等等。另有58%的网民表示,他们会牺牲睡眠时间来完成最重要的工作。

人们在年初被“挑选”为睡眠障碍的主要力量。然而,“睡眠不足”似乎已经成为中国社会所有年龄段的一个问题。

“我想睡觉”在健康类别中排名第三

“我不想失眠,那我只能失业了?”

哪里有危险,哪里就有机会;哪里有需求,哪里就有市场。睡眠是时代的一种疾病,人们一开始愿意为“睡眠”付费。挖掘“睡眠市场”不再是一件新鲜事。日本被称为“中国的睡眠增长度”。美国密歇根大学对100个国家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2016年日本人的平均睡眠时间仅为7小时24分钟,比睡眠时间最长的荷兰人(8小时12分钟)少了约50分钟。许多日本人在每天获得良好睡眠方面取得了进步,睡眠经济也因此发展起来。从可以缓解疲劳和促进睡眠的“自我约束服装”,到有助于睡眠的创意卧室,再到睡眠咖啡馆的膨胀,睡眠经济在早晨正在兴起。